梁丘伊面露不服,重重地哼了一声:“以为我怕他?”

暂不提他对钟凝到底是何感觉,他早就对总是在妨碍他的俞佳寅不爽了。若是未来他一时兴起真对钟凝下手了,又有何惧?俞佳寅能奈他何?

身为厂督手下的第一人,梁丘伊可不是轻轻松松才爬上这个位置的。

白嘉言嘴角挂起一抹冷笑,阴郁道:“知道你不怕,但现在还不是时候跟他再起冲突,给我安分点,等我把那件事处理好你想怎么做都行。”

听到“那件事”,梁丘伊面容变得正经了些,问道:“还没商谈好吗?”

白嘉言扫了一眼桌上的文卷,眉宇间闪过一丝恼怒。

“呵,那人‘胃口’可大的很!”

自上次跟俞佳寅一同出游已经过去了好几天,这些天钟凝没再出门,一直呆在府里赏花品茶、习武练剑,偶尔去俞淮房里看看他书念得如何。

这天钟凝一如既往地在院里沉迷练剑时,秋悦递来消息,说老夫人有请夫人和小少爷一起回将军府一趟。钟凝情不自禁“啊”了一声,这才意识到她自重生以来好像都未曾带孩儿回将军府串门,她娘应该是想他们了。

牵着俞淮的小手,久违地踏入将军府的钟凝突然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将军府跟相府不同,前者一进门就能感受到一股威严之气,门口的两座巨大、霸气侧漏的石狮子眼睛瞪若铜铃,嘴张大露出尖锐的牙,威猛健壮的身体坐立在石墩上,连带着府里的空气似乎都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而后者比起一见人就锋芒毕露的武将之府,更倾向于文人雅士之间更常态的温水煮青蛙。相府里内外部的装潢都给人一种典雅高贵之感,栽种名贵花树的院里鸟语花香,就连仆从都各个面容端正,几乎能让人忽略武装严密、分布各处的众多带刀侍卫以及可能暗藏于深处武力高强的暗卫。

上辈子钟凝也很久没有回过将军府了。

自战乱开始后她爹和兄长就被皇上派去前线,她娘也被俞佳寅转移到另一个藏身之处。等到战乱彻底平息,将军府早已褪去往日繁华变得断壁残垣,一直等到她死后,将军府也因为工程量太大还没有重新修建起来。

钟凝定定站在门下看了好久,直到被牵着的俞淮轻轻捏了捏她的手。

俞淮的小脸上充满困惑:“娘,怎么不走了?”

钟凝垂下眼睫,温柔一笑:“走吧。”

钟老夫人已在会客的中堂里等待良久。

一见到两人出现,她忙把手里的茶碗放下,让丫鬟搀扶她起身。

“乖孙儿,过来让曾祖母抱抱,都长这么大了。”

俞淮乖乖被钟老夫人抱起,甜甜地叫了声,“曾祖母好。”

“好,好。”钟老夫人笑开了花,爱不释手地抚摸着他的脸颊。

钟凝含笑地落座在一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