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雨势渐小,丹凰派遣涂山沐前往祭礼司打探消息,其余的族人则和她在青露客院继续修炼。

丹凰坐在榻上,身姿窈窕,一袭红衣如烈焰般夺目。

南飞在门口犹豫了许久,这才走了进去,提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老祖宗,客院外监视的那些人,咱们不去管吗?”

从昨日搬进来开始,南飞便发现附近有许多眼下。

丹凰耐心地听他说完,做了一个收功的动作,淡淡道:“不必介怀,让他们看便是。”

“可我不知道他们是谁,也看不破他们的身份。”南飞脸上浮现懊恼之色。

没想到丹凰并未露出意外的表情,反而微微颔首,看向南飞的眼神中流露出赞赏:“以你当下的修为,能发现他们,证明你已经用心了。”

丹凰很少夸奖别人,南飞不禁脸色一红,心中的紧张感稍稍减轻了些,他谦恭地回答道:“多谢老祖宗夸奖。”

“附近共有三拨人。”丹凰抬起眼皮,缓缓道,“第一波人有两人,均为河图狐族,他们应该是发现了涂山沐在为我们效劳,特地来监视他的。第二波有两人,属于孔雀族蓝孔雀,他们行动谨慎,很有章法和规矩,应当是神都里的官吏。”

丹凰嗓音平和,金眸沉稳而自信,仿佛一切尽在她的掌控之中。

南飞听着她有条不紊的陈述,不由目瞪口呆,只觉得自己像是在寒冬腊月被当头浇了一盆冰水,通体发凉。

他刚刚还在为自己发现监视者而沾沾自喜,没想到在老祖宗的眼里,自己的能力根本微不足道。

似是察觉到了他的沮丧,丹凰安慰道:“你不必灰心丧气。你再努力修炼一千年,应该就能分辨出他们了。”

南飞顿时一噎,还得再修炼一千年……他什么时候才能像老祖宗这么厉害啊?

二人正讨论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仓促的脚步声。

“老祖宗,我有要事禀报!”落彩的呼喊声从远处传来。

丹凰朝着门口的方向望了一眼,大门无风自动,缓缓打开。落彩似乎没有注意到门已经开了,一个踉跄,差点在门口摔倒。

“老祖宗在此,你莫要太冒失,小心一点。”南飞见状,急忙上前,将她扶住。

丹凰神识已经查探到前院的动静,便道:“让她说。”

落彩从南飞怀里挣脱出来,喘着粗气,看向丹凰:“回禀老祖宗,皇城里的刑察司来了人,说要检查我们是否携带了魔界的武器。”

丹凰冷冷一笑:“吾才来神都一日,他们便等不及了。”

*

“怎么就你们四人?其他的人都去哪了?”

青露客院前院中,站着三名刑察司的妖族小吏,他们出身孔雀王族,身形瘦高,一身深蓝色制服,看起来威风凛凛。为首的那名小吏,额头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给他的面容增添了几分凶悍之气。

七彩稚妖族当中,在场的只有族长、云斐及两名小妖,四人瑟缩着,被小吏们推来推去。

两名小妖缩在云斐的怀中,吓得全身发抖,云斐被一名小吏推了一下,她略有些愤懑地道:“我们七彩稚妖族人数本来就少,又是千里迢迢从北地来参赛,能出来这几个人,已经算是不错了。”

“你这小妖!你竟敢这般跟本大人说话?”那小吏怒目圆睁,抬起蒲扇般的大手,作势就要去扇云斐的脸,“今日本大人便要教教你什么是规矩!”

“大人息怒!”族长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她强忍着心中的恐惧,挡在云斐身前。

她老迈的身躯几乎卑微到泥里,小心翼翼与这位小吏交涉:“大人大驾光临,我等有失远迎。敢问大人今日光临寒舍,所为何事?”

她深知强龙难压地头蛇的道理,如今神都里官员横行,背后又有王公贵族撑腰,而七彩雉妖族只是北地的边缘小族,哪怕对方只是一名刑察司的小吏,也能轻易将他们像蚂蚁一样碾死。

说完奉承的话后,族长嘴唇微微颤动,在心中默念着七彩稚妖族的行事准则——“以和为贵”,仿佛这样就能给她带来平静。

“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将它给我!”问话的小吏看见小妖手里的玉杯,顿时眼睛一亮,推开族长,一把将玉杯从小妖手中抢了下来。

“那、是给老祖宗盛茶的白莲淬玉杯,你还给我……”那小妖不敢放声哭,但又实在害怕,害怕得连妖相都显了出来。

见这小吏如此粗暴对待自己的族人,族长再也无法“以和为贵”,她再次挡在小妖身前,颤着声音道:“大人,大人来要做什么?我们七彩雉妖族奉灵煌长公主之命来到神都,我们是参加三界群英会的贵客。”

看见自己的族人被欺辱的模样,族长的心中涌起一股无法抑制的悲伤。

在老祖宗没有回到带山之前,他们就是这般日夜忍受他族的欺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第一时间更新《白月光让反派痛哭流涕》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