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我要读小说】地址:woyaodu.com

叶烟凝紧紧盯着顾泊然的表情,只见他下意识拉了一下衣领,接着十分不自然地笑了笑:

“路上遇到了一只险些冻死的野猫,本想救它回来,却没想到突然发了狂,挠了我一下。”

叶烟凝丝毫没有退让继续追问道:

“野猫挠了可要小心些,若是染上什么病,可不是什么小事,快让我看看,我来给你找些药。”

说着,叶烟凝便伸手打算拉开他的衣领看看,毕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偶然,让她觉得一定有什么秘密。

自己是不算聪明,但也不是傻子。

叶烟凝刚拉上顾泊然衣领之时,手便被顾泊然紧紧握住了,她有些愠怒,抬眼看向对方。

顾泊然看看自己的手,立马收了回去,转身低头说道:

“抱歉叶将军,刚刚是情急了,这伤已经上过药好了差不多,如今将军衣着不整,若是我再......实在是惹人误会。”

顾泊然已经说到这种程度,若是叶烟凝再坚持,反倒会打草惊蛇,她垂眼掩去眼中的情绪,笑了笑:

“世子说得对,是我疏忽了,多谢世子刚刚帮忙上药。”

送走顾泊然后,叶烟凝坐在桌前一动不动好久,思索着自己重生以来的事。

上一世因为早早与林家割席,自己独自调查叶家冤案,除了叶家军,与其他人几乎没有任何往来,自然也不清楚眼前的顾泊然与林舒之间的关系。

所以一开始想到顾家仍然需要调查证明他们的清白,便理所当然把他们放在了与自己统一战线的位置。

但倘若他们与林舒才是一路人呢?上一世林如瑾悔婚,即使放出的消息是扣在了自己的头上,可是顾家又怎会不知晓他们要娶的人是谁?

若是他们商议好,把这件事推到了自己的身上,则既成全了林如瑾,这个林舒从小宠爱的女儿,又成全了林家与顾家两家的脸面。

反正自己一向都是那个桀骜不驯被世人唾骂恐惧的“玉面阎王”,悔婚不过是自己胡闹,又怎会给他们两家摸黑?

两全其美,他们何乐而不为?

这样想来,也许顾家与林家才是真正的盟友,如今顾家衰落,联络林舒的任务,或者阻止自己的行动,便都落在了这个世子头上。

刚好他们这所谓的罪名,又能让自己放松警惕。

也许即使当初自己没有出面,顾家仍然不会有任何损失,而自己出面,又保全了他们背后之人,也加快了皇帝对自己的厌恶。

甚至只是他们一起做的局,毕竟林舒背后还有太子撑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