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师完毕后,两个人两人第一件做的事就是在峡谷内掘地三尺。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绝地三尺,他们连沾染着鱼血的土壤都扒了出来。

种子给出的解释是,可以用来炼制一些傀儡什么的,相关工艺他会。

那布洛克就放心了。甚至他还召唤出傀儡一起挖。

挖完后,两人一致决定去给种子炼制一具躯体。起因就是布洛克嘴欠地问了一句种子有没有化身过人身。

然后……他就看到种子悬浮在空中的身形停顿了一下。过了半天挤出来两个字:“没有。”

然后布洛克提议可以试试,种子表示自己没尝试过,可以尝试一下。

之后的事情对布洛克来讲就比较恐怖了。因为种子罗列了古往今来的无数逆天体质,培养方式都举例出来了,但是材料也一个比一个逆天。

比如“无相天魔身”,这是绝佳的魔修胚子,拥有这种体质的人,对于杀戮、吞噬、魔化、双修、恶念情绪等等法门的领悟将会非常之快,修道二十年便可入神道,五百年可成就神王,万年踏入九转。神境时代,甚至出现过掌控杀戮道与双修道的超级强者。

当然,想要练成这种身躯所要的材料就非常恐怖,首先,百具修**杀戮道的神道强者尸骸,这个不算困难,专门去找魔修的麻烦就行了,麻烦的是尸骸还要淬炼凝结成一颗杀戮晶体。

要知道由种种杀孽怨念凝结而成的晶体是极其容易产生**的,稍有不慎,又要再去杀,而且你还不能让这些杀戮之念影响到胎儿的智力。不然,费那么大的功夫,还不如去练貝傀儡。止步于此,就是极强的“杀戮道体”。

而若是想融合其他道则,那么对练制者的要求就比较高了,首先,就是对其他的魔道要有一定的涉猎,要把握好种种道则的平衡,毕竟这种体质不是主修和兼修,而是多种道则在他体内共存。你要如何让一个人既成为冷面杀胚,又当一个风趣公子呢?

而且吞噬之道和杀戮之道极其容易在体内冲突,两种道则都想彻底在这具身体内占据主导权,可就苦了这具原本身体的主人。因此怎么在炼制过程中把握平衡,既要看这个体制的拥有者,更要看这个躯体的炼制者。

还有“三清道体”,修炼一种**等于四个人同时修炼,别人将一种法门练到小成可能需要二到三年,他直接给你缩短到原来的四分之一,典型的修炼圣体。炼制这种体质,只要解决一个最关键的材料:气。祖境时代的强者们犹爱利用自己的吐息来炼制身外生化身或者傀儡。

这种种逆天体质看的布洛克口水直流,这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对自己的魔龙血脉有些嫌弃。与那些震古烁今、艳绝诸天的强者比起来,魔龙血脉只是让他的起点比平常修真者略微高了那么一点点。

种子记忆里的地图他不是很有把握,布洛克完全是没有任何经验,他仅知道魔龙族在一个叫坐落在玄坛地域、名叫“黑月”的修士帝国有分布外,就一概不知了。

种子在记忆里找到了这个国度,但是俩人当前所处的区域并没有一个详细的了解。布洛克之前选择这里,仅是感受到了鲤鱼的气息。

于是,附近的两个国家就成了他们的首选。

修卡凡首都,修凡,占星观。

一个古稀之年的老人,正在和几个黄发小儿推衍卜卦。卜卦的方式也是操控一种独特的法器:八方仪。它说白了就是依靠一种奇异的晶体监测首都内的元素流向,从而推断是否有修道奇才诞生或者诡异现象涌现。几个小孩一人负责一个角,老人指导在几个小孩相关窍门后,便开始翻阅一本古籍。

“师傅……这个占卜结果……”就在老人盘算着今天晚上吃什么的时候,一个黄发小儿带着颤抖的声音,拉了拉他的衣角。

他刚想问是不是哪个操作地方出问题,然后就看到了一大片墨色。

就像是一桶墨水,打翻在了宣纸上,法器发出的光泽被纯粹的暗元素所覆盖,然后所有人都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强行窥视了一样,身体一紧,打了个冷颤。

半空中,布洛克高悬于天际,他皱着眉头,询问自己的徒弟:“阿树啊,对最强者不过五层楼的小国,有必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吗?先用时间领域笼罩,后直接把皇帝给杀了,最后去那些放典籍的地方,不就结束了嘛。”

“师傅,你不感觉很奇怪吗?”种子施展了一道幻术,开始叨叨,“你相信修真者能和凡人和平共处吗?”

“这和我们聊的有什么关系吗?”

“有啊。”种子在空中转了一圈,一道银色的结界顷刻间笼罩了整个修卡城,城市中的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正在吃面条的人嘴巴嘟呈喇叭状,正在正在写信的人,攥着墨水的笔,悬在了空中,正在吆喝的小贩,脸上的笑容凝固……

“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是我有足够多的样板可以证明:修士是没有办法和凡人和平共处的。他们最简单的关系就是供奉。凡人为修士种植修行所需的药草,开采铸造法宝所需要的矿材,修士为凡人解

决他们无计可施的妖兽。”种子稚嫩的童音回荡在静止的殿堂内,“但是琅月和修卡凡却在违背这一道理,两国完全不怎么往来。他们虽然是邻居,但是完全互不干涉,互不侵扰,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洛克提出了自己的假设:“有没有这种可能:某个极强的修士隐藏在琅月?”

“如果是七层楼到八层楼的强者,一个六层楼,再加上十万大军就可以解决掉,这里的大军,我指的是那些稍加训练过后的普通人;如果是九层楼,哪怕举国之力也没有用,同时,琅月和修卡凡就会合并成为一个国度。哪怕没有,一个国家的首都也会多少有一些防范顶级修真强者侵入的工具,可能是某个杀伤力极大的法宝,或是能抵御这个极数强者的护城大阵。”

“而且我友情提示一下哦,师傅。你仔细感受一下,这里是不是有一股让你非常讨厌的气息在?”

说到这里,种子停顿了一下:“这皇宫底下竟然还有一个密室,下去看看。”也不见他怎么动作,就是颤抖着伸出了两条根须,广场上突然出现了个大洞,然后种子飞速向下钻。

布洛克在跳进去之前,又仔细感受了一下,他的脸变得铁青。

地下的空间很大,下降过程中,他们不时被一道道禁制所阻拦,越是下降,越是心惊。布洛克注意到禁制上的佛家谶语后,脸更黑了。

“可抵御红尘仙的防御大阵,啧啧啧,好大的手笔。我越来越兴奋了。”种子的声音充满了欢快,“这应该是最后一道了。”布洛克的脸色由黑转红。黑在徒弟面前略有些丢人,自己的江湖经历全都喂了狗,红是能够搜到财宝的兴奋。

龙类的爱好有两个,一个是美人,一个是财宝。

在两人破除禁制下降到最底层后,充斥眼球的(不要问种子的眼睛在哪里,只有种子自己知道)那是一片金碧辉煌的古老宫殿,正中央是类似于浴池,上面供奉着一尊佛像和几具金碧辉煌的棺材。

“日,帝释天!”布洛克当场爆了句粗口。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第一时间更新《魔太子和他的创世徒弟》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