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没大没小。”聂景珩屈指弹一下她额头,却侧眸看向赵应,示意他跟上去。

大梁朝没有宵禁,此时街上还很热闹,行人往来,摩肩擦踵,宋锦第四次避开那个名为肖二狗的领头人若有似无的触碰,眉眼间染了几分怒气,“我来都来了,又不会跑,你再敢碰我小心爪子!”

肖二狗几人对视一眼,嘻嘻笑道:“碰你咋滴,实话告诉你,你进了县衙三两年别想出来,识相的陪我们哥几个睡上十天半个月的,没准哥几个就放过你了,不然,哼。”

“是么?”宋锦唇线紧绷,冷笑一声,“我不信。”

话毕,她藏在袖中的素手翻动,几根细如银针的冰棱瞬间没入肖二狗等人下身。

几人恍若未觉,色迷迷的打量宋锦曼妙的身段,街边小巷里突然窜出几个浑身脏乱的小乞丐,神色焦急的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

肖二狗被其中一个小乞丐撞了一下,趔趄站稳,抬腿要踹,表情却在看清人后陡然变了一变,只恶狠狠说了一句:“小兔崽子,没长眼啊!”便将人放走。

宋锦趁机嘲讽:“行了,你屁事真多,还去不去了,不去我可回家了。”

“去!”

县衙外,周大勇几个衙役在大门口闲聊,冷风一吹,冻的直搓手。

“主簿大人到底有啥事啊,非让咱们在这守着。”

周大勇打个哈欠,“大人咋想的谁知道,嘶,冻死个人!这天气吃碗关东煮才叫舒坦。”

说到关东煮,不免想到中午他娘跟他说的邱氏对再嫁并不抗拒的事,周大勇古铜色的面皮在黑暗里微微泛红,心里隐隐起了一丝期待。

“有人来了。”同僚忽然推他一把。

周大勇抬眼看去,就见宋锦和几个壮汉站在衙下。

他有些惊讶,正要开口,宋锦忙用眼神制止他。

“捕爷,我要报官!”肖二狗上前两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这个小娘们在昌荣街夜市卖吃食,我爹昨晚上吃了从她那买的劳什子关东煮,早上起来上吐下泻,竟是就这样没气儿了!求县令大人给小民做主啊!”

“谁在吵嚷?”

周大勇下意识袒护宋锦,正要说话,一个身着酱色长袍,蓄着长须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正是主簿**。

捕快纷纷抱拳行礼:“主簿大人。”

“嗯。”**捻着长须,看向衙下宋锦几人:“这是?”

“大人!”肖二狗跨步上前,飞快与**交换个眼神,神情悲泣的将方才的话又重复一遍。

宋锦抱臂站着,恰好目睹二人之间的交流。

好么,看来这几个人是一伙的。

“竟有如此谋财害命之人!荒唐!”听罢,**装作发怒,抬手一指众捕快,“来人,把她给我押进大牢,等候县令大人审问!”

冤枉人,很好,再加你一个。

宋锦唇角带着浅淡的嘲讽,手指微动,细小冰棱不偏不倚射中**下身。

有捕快上前押人,周大勇顺势跟上,不动声色地帮宋锦找了一间干净些的牢房,随后借口断后上锁让另一人先走后,低声问宋锦。

“那人说的你家吃食吃**人,此事当真吗?要是有什么隐情,我想办法在县令大人那里帮你周旋。”

宋锦心里微暖,不过她已经想到办法对付那些人了,暂时不需要周大勇帮忙,于是只道:“多谢周叔,是真是假我现在也不能确定,麻烦周叔帮我跟我娘传个话,让她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周大勇叹口气,“你放心吧,我会跟你娘说的,要是有事只管让人去寻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首席医官

首席医官

银河九天
内容介绍: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机缘巧合之下,踏入了半官半医的“御医”之列。在展现中医强大魅力的同时,曾毅也实现着自己“上医医国”的理想,一步步直入青云!本书目前已经正式结册出版,出版书名改为《首席医官》,喜欢本书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购买,全国各大书店及当当网等有售。(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其他全本60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