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鸟拒绝青杰的食堂邀约,气鼓鼓地跑回寝室。

他想,如果来得及的话,还能把秦客堵在寝室里,好好的讨个说法。害他担心挂科了一上午。

七鸟掏出钥匙,**、旋转,把门一推,迈步进去。

入眼的却是一大片白皙的肌肤,背脊显现出好看的肌肉线条。

七鸟立刻捂眼,嘴里嘟囔着,“你是谁啊,为什么出现在我的寝室里。”

男生转过头来,拿起椅背上一件淡蓝色的衬衫套在身上,淡漠的眼睛看着这个不速之客。

“是我应该问你,你为什么有钥匙,还偷看人换衣服。”

七鸟捂眼的手掌慢慢张开一个缝儿,好奇地看着这副美好肉体主人的脸庞。

他惊讶地瞪大眼睛。

竟然是陆千岛。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已经永远地留在那个地底下的黑影之中了吗?

但是,能回来真是太好了。

惊讶、喜悦、不敢置信……各种情绪交杂在心中。

当下,顺着自己最直接的心意,七鸟向陆千岛扑了过去,紧紧地抱住他,喜极而泣。

“你能再回来,真是太好了。”

此时,这个疑为陆千岛的男生,系着衬衫扣子的手僵住,他尝试着推了推七鸟,没有推动。

迟疑又疑惑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同学,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叫鹿岛,因为听说有双人宿舍,才从原来的四人寝中搬出来。”

七鸟抹掉眼中的泪水,仰头对上鹿岛那双疑惑的眼睛。

棕色的瞳孔里,没有半分熟悉的感觉。可是,他完全就是陆千岛的模样啊。

七鸟不解,但察觉到怀抱中的人的僵硬,他慢慢地放下手,感到有些受伤,“我叫七鸟,是你的另一个室友。应该是秦客学长推荐你来的吧。”

如果真的是陆千岛,他不会用这种陌生的眼神来看自己,也不会拒绝自己的拥抱。

明明他最喜欢跟我拥抱了。

七鸟的声音低沉。

他拿起**秦客发消息。

“你介绍的新室友叫鹿岛吗?”

“对的,他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今年这届新生中出现的厉害的家伙。跟着他,你在学校就可以横着走。哦对了,他有点洁癖,所以才从原来的寝室中搬出来。”

“那他是什么时候出考场的?”

“应该比你早半个月。相当于上高考考场,考了一个小时,就交卷出来了。交的还是满分答卷。”

七鸟关上手机,心里有些失落,原先那个最微小的希望也破灭了。

鹿岛不是陆千岛,既没有失忆,他出考场的时候,自己还在跟陆千岛一起参加入学考试。

七鸟抬起头,看着那张熟悉的面容,心里还是忍不住地失落。

他诚恳地向鹿岛鞠躬道歉,“对不起,我认错人了。还有,我不是故意要偷看你换衣服。下次进来的时候我会敲门。”

“再见。我去吃午饭了。”七鸟道完歉,转身,开门,关门。迅速离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第一时间更新《我在怪谈世界去上学》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