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未婚夫一起种田的日子》转载请注明来源: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

国营饭店里靠墙摆了两排八张大圆木桌,看着店面宽敞,也干净。这时正好是吃午饭的时间,饭店里有几个客人在吃饭,衣着都比较光鲜,看着就是城里人。

见他们进来,服务员和那几个客人都看了看,见他们是乡下人打扮,又不在意地收回了目光。

沈卓对他们打量的视线稍感拘束。叶欣却毫不在意,看菜单直接点了回锅肉、干煸西兰花和两碗米饭,随后就和他找了张没人的桌子坐下。

没多久饭菜上来,叶欣尝了一口,偷偷对沈卓说:“没你做的好吃。”

沈卓也觉得,还是自己在家做的更合口味。

见她这么自在,他也不管别人的目光了,放松下来,只管和她埋头吃饭。

虽然味道不是太好,但是分量足,也热乎,吃着身上就暖和了,晕车的难受劲儿也慢慢过去了。

付钱的时候,叶欣笑着向服务员打听百货大楼的位置。

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又消费了,服务员也不好继续摆冷脸,就给指了方向。

两人背了背篓出来,沈卓皱着眉低声说:“她们态度不好。”

叶欣道:“这有什么关系,又不碍着咱们吃饭。”

沈卓还是有些郁闷,也有些不解,“他们开门做生意,却没有和气生财的样子。”

叶欣见此,跟他说:“你别想那么多。她们只是服务员罢了,又不是真正的老板,态度好了又不会多赚钱。咱们进去只管吃饭付钱,有什么问题也直接问,她们愿意回答就谢一声,不愿意回答也没什么,再问别人就是了。”

沈卓眉头渐渐松开了,看着她,“你看得真开。”

叶欣不禁笑了下。

好歹她之前也是大学毕业考上公务员的,多少有些为人处世的经验,饭店服务员态度不好,还真没让她放在心上。

只是沈卓才十七岁,少不更事,又是这么个性子,感到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想到这里,她就多说了几句:“不是看得开看不开的问题,而是咱们要想着咱们的目的——吃饭、问路,目的达到了,咱们就离开了。这些无关紧要的人,根本不值得浪费心情的。”

沈卓细想之下,的确是这么个道理。

她要做什么都是干脆利落的,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反倒是自己紧张这个,在意那个,显得狭隘了。

他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又觉得她挺矛盾的。她明明才十六岁,比自己还小的,却在很多事情上从容不迫,像个处事经验丰富的人。自己还要她教,想想真是羞愧。

叶欣见他明白了,露出笑容来:“好了,咱们现在去百货大楼。先把该买的东西买了,免得明天来不及。”

沈卓点头:“嗯。”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