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缙早些年因为此事,在了冷宫备受欺辱。

如今成了老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可到底身上还留着一半荣氏的血脉,真能对这些人见死不救么?

裴光礼来求李缙,便是希望李缙能看在母族的份上,对永安侯府和裴府伸出援手。

李缙却瞧都没瞧一眼跪在自己面前,不停磕头的裴光礼。

桌上,沈青瑶倒满的那杯酒,李缙也没喝。

安静的雅间里,只能听到裴光礼不停磕头的砰砰声。

李缙垂眸瞧着沈青瑶裙摆上绣着的荷花,脑子里却是环境中的妻子,他很想再见她一面。

沈青瑶见李缙目光落在自己身上,脸颊微微泛红,轻声道:“殿下,裴大人再磕就要晕过去了。”

李缙移开目光,盯着额头都磕破的裴光礼。

裴光礼在李缙冷漠的打量中,吓的浑身冷汗,额头的汗珠混着伤口的鲜血滴落在地面上。

李缙眉头微皱,裴光礼赶紧用袖子擦去掉落在地面上的血珠。

沈青瑶忍不住去看李缙的神情,她总觉得李缙最近变了:“殿下,秦贵对您忠心耿耿,如今沈青云打算将秦贵同永安侯府一网打尽。那便是同殿下对着干,若是南北镇抚司都落在了沈青手里,只怕殿下以后再难插手镇抚司。”

李缙生性凉薄,是天生的帝王心性。

他没有顺着沈青瑶的话开口,而是道:“永安侯府这些年来一直不安分,裴大人若是想平安,自然知道该如何做。”

裴光礼心中一凛,目光惊悸的看向李缙,在李缙眼风扫过来时,又胆颤心惊的低下头。

沈青瑶眉头微皱:“殿下,封重彦同我自小交好。求殿下……”

沈青瑶的话还没说完,一道锐利的箭矢忽然破窗而入。

站在李缙身后的护卫立拔刀挡箭,无数支箭矢铺天盖地的破窗而入,竟有一支直向李缙的头颅而去。

李缙闪身躲开,只听‘砰’地一声,箭矢已经钉进了李缙身后的山水屏风。

屏风应声倒地的时候,几个黑衣人破门而入,手中淬了毒的刀直向李缙砍去……

醉仙楼后面的胡同里,沈宝殊刚和王成荣分开,从偏僻小院里走出来的时候手里还捏着三万两的银票。

这是裴府那边为了救永安侯府,孝敬给镇抚司的。王成荣得了不少,自然也会孝敬沈宝殊这位女公子。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圣眷正浓》《我想活命,拒绝天后倒追有什么错》《带球跑前我被豪门父母找到了》《荒野俱乐部》《筑梦太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