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万朝宗主峰。场内外人潮涌动,清风拂过,映出众人眼中的熠熠光点。

毕竟宗门大比在更多人心里是一个少有的资源共享,当然这也是能够夺得长老青睐,一举成名的机会。

剑峰、乐峰、兽峰、器峰等各峰的弟子们都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少年们的气派令人神往。

“和往年一样,宗门大比从组队开始到最后的个人,弟子们自由组队,一个时辰后进入水境中,半个月内夺得镜花最多的队伍获胜,而镜花就得靠诸位自己去寻了。”

大部分人心照不宣地按照往年组成一队,秦蓁抱着断剑,可怜兮兮地站在远处,身旁有径直路过她的师兄弟,渐渐周边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撇过头,环顾四周,顾砚之被陆绎勾勾搭搭着向器峰那方去,还有另外一边,言承辞紧紧握着朝乐的衣角,时不时对朝乐身旁的宛柔翻白眼。

“你想要去找顾砚之组队,就自己去。别拉着我师姐。”他就差指着宛柔鼻子骂了。

秦蓁嘴角抽搐,摸着鼻尖,默默收回视线,还是别去找朝乐师姐了,言师兄果然还是平等地厌恶所有打扰他和朝乐师姐独处的人。

顾砚之与陆绎一同站在远处,陆绎在一旁絮絮叨叨着什么,而他身后背着剑,长身玉立,目光逐渐移向秦蓁,看着她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悄悄弯了眉头。

“你笑什么,我说话有那么好笑吗?”陆绎侧过脸,正对着他的眼镜,眉间一皱。

顾砚之霎那间抚平笑意,面无表情地移开眼,“走吧。”

陆绎耸耸肩,朝他一开始看着的地方望去,见到秦蓁,他恍然,扭过头,猛得招手。

“秦师妹,来这里。”

秦蓁顺着声音,一眼就看见这两人,她连忙小跑上前,拱手作揖,“陆师兄,顾师兄。”

“我看秦师妹第一次参加宗门大比,如果可以的话,不如与我们一路?”

“这?”秦蓁朝顾砚之看去,“会不会拖累两位师兄?”

“好吧,那算了……”陆绎眼角噙着笑意,语气却可惜。

“陆师兄,其实我突然发现我现在强得可怕,我还是与你们一起吧。”秦蓁摆摆手打断他的话。

“…那好吧。”陆绎瞥过脸,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某人。顾砚之自然也听见了,他只矜持冷淡的颔首。

见状,陆绎忍俊不禁地轻轻捂住脸,笑声扬出掌心。

秦蓁茫然地看了看他,又瞅了瞅顾砚之,他眼神淡漠回望她。

“别管他,他小时候脑袋被驴踢过。”

陆绎笑声一顿,缓缓撤回手,眉眼严肃正经,“别哪壶不开提哪壶,走了,到时辰了,我们该进水镜了。”

顾砚之抬脚,与秦蓁擦肩而过,她的耳边悄然传来顾砚之的声音。

“是真的。”

“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第一时间更新《师兄,别把我钓成翘嘴》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