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杨靖宇的角度来看陈致,会觉得,他这人有点傲。

不管以哪方面的条件来说,他在同龄人里,都算得上天之骄子,自然有“傲”的资本。

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

他对任何人,都一视同仁。

换种说法就是,他没有青眼相待过谁。

不是傲得以为自己是稀世美玉,不屑与他们这类青瓦石砾为伍,单纯只是,独自为营。

大家私下里讨论过,陈致会喜欢哪样的女生,不外乎会堆砌一些夸张、完美的词汇,漂亮、聪明、能歌善舞……

枯燥的高中学习,八卦是难得能消遣的事。庸俗也好,高雅也罢,猜了个遍。

没人猜到许希头上去。

她虽不算丑,但不经打理的秀气长相,也成了“普通”“平庸”。

家庭那些,更不用提了。

有时候,一个缺点会遮掩许多个优点。

她的结巴,容易让他们忘记,或是刻意忽略,她本身是个很好的女生。

杨靖宇当时停在那儿,思忖两秒,计算着,“陈致喜欢许希”这件事的概率大小。

至少,单论他们是同桌这点,也不会是0%。

看来,他买的那袋子东西,特意提前赶到占座位,都是为许希。

可能性直接飙到50%。

他决定退回去,把那两个被占的,顶好的观看位置腾出来。

后方。

许希推了推陈致的胳膊,“要,要开始了,去看节目。”

他兴致缺缺,身体向后靠,手揣在兜里,随意地看着台上。

他们的位置离得太远,完全看不清人脸,不过是看个热闹气氛,听个响。

第二个是歌舞类的节目。

是秦伊和几个外班的女孩子凑成的。

口袋里的手握着暖宝宝,手心微微出了汗,她的心思逐渐飘远。

小时候过年,家里来亲戚,南方冬天没暖气,大家围着取暖炉聊天,桌上摆着瓜果、零食,电视里是重播的春晚。

爸妈叫她展示从学校学的花样,她一点不怕羞,翘着兰花指,边扭边唱。怪模怪样的,逗得他们笑个不停。

那时确实很小,有爸妈宠着,生活无忧。

现在她哪还敢。

台上的节目,灯红衣绿,缤纷夺目,可许希也看不进去。

旁边的蔡心怡像是终于憋不住了,轻轻碰了下许希,说:“你可以陪我去下厕所吗?那边有点黑。”

最近的厕所在体育馆,树多叶茂,灯光不太照得进,是挺黑的。:

许希知会陈致一声,和蔡心怡一起离席。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重生之文物大师》《导演,请自重》【怪谈小说】【思路客小说】【我读屋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