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晴羽叹了口气:“人命关天,我先救龚尚书再说。”

“掌印出门请务必小心,会试监考,您亦在现场。当时在现场的诸位朝臣,人人自危,保不齐北方考生还有后招。锦衣卫钦点过人数,钳制住的仅有小半。”赵舒一脸不放心。

“那我着女装好了。”

为保万全,二人自后门出发,赵舒避开大路,小心驾车至龚府巷子口。

“你在这等我。”薛晴羽说完,垂下头,极速快走。

龚府门前没几个人,仅一位老者看守,想来是管家。

“这位姑娘,敢问来龚府何事?”管家一脸警惕看着薛晴羽。

薛晴羽垂眸回答:“听闻龚大人意外受伤,小女略通医术,或可医治。”

管家一脸为难:“这,小的做不了主,姑娘且等着,小的去禀告主母。”

薛晴羽正欲说什么,毕竟急救黄金时间至关重要,耽误不得,管家却已没了踪影。

半晌,管家带着位衣衫朴素的贵妇人回来,与妇人一道出现的,竟是萧清鹤。

“这位女大夫我认得,先前亦替我母亲医过病,龚夫人或可一信。”不等其余人仔细打量薛晴羽,萧清鹤率先开口。

龚夫人对萧清鹤颇为信任,当即点头:“好,你是家夫看重之人,定是没错。”

“薛姑娘随我来。”萧清鹤在前面带路,步子飞快,很快和龚夫人、管家拉开距离。

“多谢萧大人。”薛晴羽压低声音。

萧清鹤失笑:“你愿前来医病,该是我们谢你才对。只是萧某愈发看不明白了,薛掌印未及时查清舞弊案、草草结案在先,薛姑娘主动登门救人在后……”

薛晴羽算是明白了,萧清鹤听信流言,以为她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亦将周嘉昊端水的“功劳”择在了她身上。

薛晴羽懒得解释:“今晚萧大人怎会在此?”

“北方考生起事之际,我亦在龚大人身侧,是龚大人替我挡下了致命一击。萧某焉能不顾龚大人死活?”

说话间,薛晴羽行至主苑,已嗅到浓烈的血腥气息。

龚留群的状态很不好,面容苍白、脉象虚无、失血过多。薛晴羽飞快在孔最、隐白、承山、中都、交信等穴位施针,极速止血。

待薛晴羽企图用剪刀剪开龚留群的衣物,萧清鹤和龚夫人俱是一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剑道第一仙》《极品吹牛系统》《我想活命,拒绝天后倒追有什么错》【笔趣帝】《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