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岁不息!”央往看他要走,急忙喊道。

岁不息回过头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央往抬眉一笑:“自然是认识你,我还知道,你家有污水处理器,岁沉是你养父。”

岁不息好奇心起了,又走到了栅栏前:“你到底是谁?”

央往刚想回答,却见岁不息突然捂住肚子,张开嘴大叫了几声,整张脸都扭曲了,从鼻孔里嘴里冒出几条虫子,他痛苦地满地打滚。

猝不及防的变异说来就来?

央往迅速打开静电通讯器给岁沉打电话:“快回来,你儿子变异了!”

十分钟后,岁沉到了家。

他看了一眼立在门口的央往,一句话没说,打开门给岁不息注射了镇定剂,把他抱进了迷你实验室,测试,破解,实验,再注射,看数据,央往默默跟在他身后看着他忙碌,一言不发。

忙完了,岁沉皱着眉,去客厅倒了两杯水,一杯给央往,一杯自己一饮而尽。

“你来干什么?”岁沉放下杯子,一双深邃的双眼看着央往。

“岁不息没事吧?”央往问。

“我问你来干什么?”岁沉并没有回答的打算,依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似乎要把她看穿。

央往毫不在意他凌厉的眼神,漫不经心地打量他,心里想,我为什么要把光里授权给他?莫不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想着想着,浑身一阵哆嗦,自顾自撇了撇嘴,似乎是不相信自己会如此肤浅:“我听说了服务器的事,还有一个能控制人的程序,至楠说不知道,我想来问问你。”

岁沉抬了抬眼,靠近她的脸,好像要在这张酷似央往的脸里找出一点蛛丝马迹:“你说你是央往,那这个事你应该很清楚。”

央往后退了一点,两人拉开一点距离:“我都说了后面的记忆没备份,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岁沉又往前一点靠近她:“我从没她听说过有记忆存储器这么一个东西。”

央往嘀咕道,难道我还什么事情都得让你知道,你是我什么人哪。

一阵脚步声传来,两人同时抬头。

岁不息精神不佳,脸色发白地从里屋走出来:“老爸......”

岁沉回头看着他,皱眉:“你今天吃什么了?”

岁不息气息短促:“都是、院子里摘的。”

岁沉脸色一变,起身往后院走去,央往也跟在他身后。

岁沉拿着针尖探测器,把后院里的那些蔬菜挨个测试了一遍:茄子、辣椒、油菜、黄瓜、番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我一个演员,一开始没想唱歌》《九转修罗诀》《至尊少年王》《我有一个剑仙娘子》《至尊女纨绔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总裁她别有用心

总裁她别有用心

久暮非石
宁桃是个颜控。入职第一天,她给朋友发信息,陆总长的真不错,脸和身材都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可惜作风太严厉,还不近人情,这样的女人肯定不适合谈恋爱。没成想第二天朋友就给她寄来了一本书,说是可以学习的好东西。宁桃打开一看,封面赫然写着:《霸道女总爱上我》,更要命的是,她拿着这本书翻看的时候,还被陆风晚给抓了个正着。宁桃尴尬的瑟瑟发抖脚趾头抓地,正想着要如何解释,却在不久后又把咖啡撒到了陆风晚身上。宁桃:
其他全本67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