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芊妤生怕她出什么事情,没等宫女说清楚就急急忙忙赶去符陶处。

一路上想过无数种情形,就怕她还是想不开作茧自缚,可所有的疑虑都在容芊妤见到她的那一刻彻底被打消了。

她穿着太后新为她赶制的袄袍,见到她兴冲冲跑到门口迎接,“嫂嫂来了?”

她样子十分轻松,比半个多月前憔悴的样子好了很多,天气微凉,她倒是满面红光。

抬头看去她还戴了一支粉碧玺簪子,点缀在发间甚是动人。

容芊妤有些不知所措,她也就半个月没来看她,怎的之前要死要活,现在黄诵要成亲了,这孩子这么执拗,怎么突然释怀了?

不知道还以为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陶儿有何事?”

符陶看出了她的惊讶,但并没有解释什么,只看着容芊妤笑盈盈地牵她去里屋。

瞧她脸色难看,还主动询问她的情况,“嫂嫂看着气色不大好,是冻到了吗?”

容芊妤摇头,心中还是打鼓,不知道她这几日是怎么了,见状也不敢多问,“没什么事,你最近休息的怎么样了?”

“符念何时出发?”她问。

“夏国靠南,冬至前出发,到明年过年前就能到了,”

此事说来她还得谢谢符念,若非她主动请缨,这次和亲不成,可是会威胁两国邦交的事情,现下她要出嫁了,自己还从未感谢过她。

容芊妤同她说话总是小心翼翼的,就怕哪一句话说错了她又该多想了,见她若有所思,提出开春想带她去京郊看樱花。

京郊有一片樱花林,粉嫩嫩的可好看了。

那出樱花林是薛霁从前发现的,不算人迹罕至,也是清净远人的所在。春三月,燕归来,赏樱花正是个好时节。

符陶垂眸帮容芊妤搓手,“心……黄公子要成亲了吧?”

“是,”容芊妤又安慰道:“陶儿,日子还长着呢,陛下不会让你去和亲的,你才多大啊,总能遇到合适的人的。”

她摇了摇头,笑容有些生硬,“不会了,这辈子都不会了。”

她这辈子能遇到黄诵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情深缘浅,有缘无份罢了,强求不得。

黄诵是她年少时最亲近的人,有时候她甚至在想,如果她不是嫡公主,没有受这些恩宠,或许她能心安理得的接受随便安排的婚姻,接受被安排的和亲。

可她是个受父皇母后疼爱的嫡公主,从小骄傲,锦衣玉食,所有人都告诉她,她是最受宠的公主,以后一定幸福美满。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从皇马踢后腰开始》《我一个演员,一开始没想唱歌》《赘婿神皇》《隐岛》《摘星踏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