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雨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不愧是晶体人类,好气魄。不过希望等会儿做实验的时候,你也能保持这样的精气神。”余和春笑着说道,他知道,只要有第一个人签,接下卡都会陆续有人签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把丹尼尔的条款放在第一条。

庄沐看着丹尼尔,无奈地笑笑,似是自嘲他看着第二第三款,思考了一会儿,又问道:“如果我们全都撤出绿岭,你们会把我们安置在哪里?”

“在二号空岛,白月林和桂都在那里。有一件事情我从一开始就想问你们了——林仁去哪里了?还有涂山心心呢?”

“来之前因为曾经和白月林起了矛盾,他说不想过来,童嗣和他吵了一架。我本来想上去劝架,吵到最后,只好一记殇痕想给他一点教训,结果没想到,他人不见了。”丹尼尔面不改色地开始鬼扯,他只是为了让余和春误以为林仁已经死了,让他们不再去纠缠这唯一的幸运逃脱者而撒了这么一个谎,“尔达斯没有让林仁复活,现在白月林又突然暴走,我们也开始思考尔达斯是不是真的放手了……那个悲剧之后,涂山心心受不了刺激,也殉情了。”

在这个假设出来的剧情里,是丹尼尔自己误杀了林仁,所以他本人在叙述额时候也刻意伪装出些许悲伤和后悔。边上的几个人虽然一开始没有跟上丹尼尔的思路,但也在中间就想明白了。他们没有丹尼尔那么好地表演力,只好低下头佯装悲伤。

从某种程度上,低头之后余和春也就看不到真实的面部表情了。只是沉默,有的时候比言语更有说服力。

“哦,这样啊……愿逝者安息。”余和春并没有怀疑,因为丹尼尔的解释的确合乎情理,更重要的是,也合乎自己的意愿。于是他就选择相信对自己有利的信息了,不论真假,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就和普罗大众一样。

人们总是愿意相信符合自己意愿的谎言,而非真言。丹尼尔深知这一点,人性最脆弱的,关于真言谎言的一点。

“回到刚刚的话题,二号空岛,人不多吧?”丹尼尔故作姿态地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这样问道,“不让我们参与,这是简单的,但我们也不希望我们答应之后又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

“这是当然的了,乙方的条款里面就包含了这一条。我们会保护你们的隐私和人身安全。”余和春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只怕你们自己雇了杀手,事后又把责任推卸。你们自己查自己的院,能保证不偏私?”庄沐重新接过话题,因为他的确比丹尼尔更有资格决定绿岭空岛。他问出了最致命的问题。

“我只能说,我们努力让每一天做的比昨天好。”余和春十分微妙地回答。

庄沐看了余和春一眼,然后就签了两次名字:“我们这样信任你,也希望你能信任我们……至少在现阶段,在冷静下来之前……我们想安静一会儿,安静地看着你们疲于应对小行星,水膜,还有尔达斯……你们绝不会轻松,就像之前丹尼尔所说,你们会后悔这样对我们的。”

“但这对于双方来说,是最好的妥协。我们不需要你们也能做的很好,这就是我们现在要证明的。等着吧。”余和春笑着说道,“就算未来要你们重新出山,也会说很久很久以后,我们要直接面对尔达斯的时候——我更希望没有你们或者妖姬,我们也能战胜尔达斯。

“无论是你们还是尔达斯,拿在手里都是个烫手的山芋,不是吗?你们对于空岛来说,就是和白月林一样不受控制的危险因素,必须排除。”

现在双方的意愿都已经明了,虽然对于绿岭方来说,为了白月林不死,无论是多少的牺牲,都必须要毫不犹豫地付出。

于公,她是只身抵挡灭世洪水的救世主。于私,她是独一无二的精神领袖,名为超越的妖姬。

没有人能取代她。

“圣灰和祭坛一类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们带过来,至于深渊的观测者之眼,我看你们是拿不到。深渊还在陆地,也就是现在的海底,就算童嗣帮你们开启亚空间通道,就算丹尼尔亲自出马,也是没有办法成功拿到的。”艾利兹先是在第四条款,关于自己不再担任某个职务上签了名字,然后这样说道。

“这话怎么说?”余和春一时间没有听懂。

“那可是观测之眼,他们现在就看着我们签字,无论我们计划多精妙行动多隐秘,都会他们提前知道。正教里面似乎也混有几个拥有异能力的教司,说不定还有尔达斯的援助……我建议你还是放弃观测之眼,那等神物就算弄到了也不一定能用——除非尔达斯希望你用,否则你是没有可能用得到的。”

“……有道理,的确,的确是这样。他们的情报永远比我们快一步,不,不止一步。”余和春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强人所难不会有任何结果,于是他亲自用笔划掉了那一行,“那么,我就要圣灰和祭坛,我们会找到更好的人选,准备充分之后,向尔达斯正式宣战。”

余和春只是认为现阶段人类文明与尔达斯抗争而已,现阶段,不代表永远。他虽然没有杨廷玉那么激进,但也想着前进,虽然速度有点慢。

艾利兹轻叹一声,签了字。

于是最后的目光落到了很久没有反应的童嗣身上。后者只感觉浑身突然发凉,就连后脑勺都有点不是自己的了。

“真的会死吗?一百零八片太多?”庄沐皱眉问道。

“我给三十六片,再多就会伤身。”童嗣沉声道,“最多六十四片,不能再多了。”

“一百零八片,不给就别签。”余和春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死给你看?”童嗣怒道。

“就怕你不敢。你一个妖王,难道就没点保命放手段?除去所有鳞片不让你有性命之忧,只是会让你花费很多时间恢复而已,而且,会很痛——这也是艾利兹告诉我的。”

童嗣顿时陷入了沉默。

许久,他又开口问道:“能不能分几次?”

“同一次的气血是最好的。”余和春依旧坚持,其实他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简直可以说是司马昭之心。

他就是想童嗣死。

可是童嗣没有办法拒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华娱之2000

华娱之2000

河狸的米饭
“受顶包案影响,港岛小天王黯然退场!”“双周一孙,三分天下,华语乐坛新势力!”“新时代华语乐坛的领军人:内地才子周易!”“南周北周,小天王之争愈演愈烈!”“南北双周,谁才是新时代的王?!”“魅力无限,两岸三地女星大多倾心周易,南北双周或已分高下!”………………………………………………………………千禧年初,华语乐坛正式开启新一代诸神混战模式。刚学完粤语,与朋友交流切磋完球技的周易看着手头上这几份由.
其他连载6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