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皮成精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明姨,你放心有我在墨儿身边不会有事的,夏叔叔要是真的不在我们马上离开。”宁湛道。

贺明庭瞪了她一眼,心里气的不行,真是有了夫郎忘了姨,这还没成亲就这么的护着了,心里不由的酸溜溜。

“小兔崽子,让你回去就回去,非得逼我动粗不成。”说完,作势就要打。

宁湛在她膝下养了这么多年自是知道她的脾气,她可不敢硬碰硬,拉着夏京墨就朝门外逃窜。

刚一转身迎面就撞上了个人,就听哎呦一声,鼻尖掠过一阵浓重的脂粉气。

“谁呀!走路也不长眼睛。”门边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男人扶着腰骂道。

宁湛一看撞到了人连忙就要道歉,这时屋里的贺明庭出声道:“玉爹爹来的正好先进来吧。”

鸨爹见到屋里的大金主喜不自禁,腰也不疼了,笑的见牙不见眼,“呦,贺家主怎么想起找奴家的,可是今日的琴师伺候的不好,奴家可以给您再换个,保管让您满意。”

鸨爹满面春风的进了屋说着场面话,心知换人是不可能的,自从这新来教琴的夏先生到了他这,人前露面的第一晚就被面前姓贺的武师给包下了,为了在这污糟地给夏先生圈块清净地,上上下下的在他楼里可是花了不少银子,也不知她一个武师哪来那么多钱。

奇怪的是花了银子还不让夏先生知道,又没有将人带走的打算,每每有夏先生在楼里的晚上她必来将人包下,也不干啥,就是听人弹琴。

真不知这有钱人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有这些银子不知能包下他楼里多少鲜嫩的小郎了,何必守着一个半老徐郎光看还吃不成。

不过这些可不归他管,有银子赚就成。

“这是楼里的玉爹爹,大小事你们问他就行,也省的你们将这翻个底朝天。”贺明庭指着玉爹爹平静道。

夏京墨担心自己亲爹心思简单,一听这话忙巴巴的跑到鸨爹跟前着急询问,“玉爹爹,你这里最近有没有来过一个姓夏的男子,和我有五六分相似。”

外间说话声音不低,屋子也不隔音,几人的交谈声一字不落的传进了内间,且不论自己乖巧的儿子是怎么知道他在这的,躲在屋里的夏清若这会是恼死贺明庭了,好端端的将人赶走就是了,干什么把鸨爹招来,这不露馅了吗?

夏清若在内间担心不已,鸨爹却是个心思玲珑的,打眼一扫这屋里的阵仗又不见他派来伺候人的夏琴师,这贺武师还在这故作姿态的询问心中便明白了个七七八八。

别有深意的朝贺明庭那瞅了一眼掩唇轻笑,“我这都大半年没进新人了哪有什么姓夏的。”说完,明明看出眼前这是个男扮女装的小郎君,偏还恶劣的拿话臊他,“莫非是小女郎将相好的找错地方了。”

夏京墨一个清清白白的小郎那经得起这么调笑,小脸涨的通红,“不……不是……”

小郎君脸皮薄不经逗,宁湛将人拉到身边问道,“玉爹爹确定这里没来过新人。”

“瞧你说的,有新人我能不知道,你俩该不会被人框了,故意来这找事的吧!”说着嫌弃的朝俩人撇撇嘴。

宁湛抬眸轻扫,看了一眼老神在在的贺明庭心中自知有些猫腻,刚才的眉眼官司她可是看的清楚,但到底是长辈之间的事也不好过多的掺和,更何况还是在这种地方,闹开了也不好听,何况夏叔叔的身份明姨也知道了,有她在也不会让夏叔叔出什么事。

沉默稍许,道:“若是如玉爹爹所说那我们便去别的地方找找,明姨,我就先带墨儿回去了。”

贺明庭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宁湛这才拉着心有不甘的夏京墨离开。

出了宿柳眠花阁夏京墨有些沮丧,也不知道那个鸨爹说的是不是真的,若是真的那徐姑娘的姐姐为什么要污蔑他爹爹?

宁湛见自己的小兔子垂头丧气的一脸纠结不免无奈,笑道:“没在这找到夏叔叔墨儿很失望?”

夏京墨抬眼瞧见宁湛嘴角挂着的笑,气恼的瞪了她一眼,这人真是坏透了,爹爹没在这种烟花地自然是好的,她这话说的好像自己希望有个不清不楚的爹一样。

宁湛似乎知道他想说什么,不等他开口笑着揉了揉他乌黑的墨发,哄道,“别太担心了,夏叔叔什么样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徐大就是个泼皮无赖她的话哪能当真,而且鸨爹也问了没有夏叔叔这个人,你就放心吧。”

“好了,你也不要胡思乱想了,左右过两天夏叔叔就回来了,你要是实在不放心等夏叔叔回来你当面问个明白,何必偏信一个外人。”

夏京墨想了想确实如宁湛说的,徐大就是个无赖说不定就是为了报复他不同意这门亲事故意朝他和爹爹身上泼脏水败坏他们的名声,想到这一点夏京墨更是厌恶徐大这一家,连带着老实忠厚的徐渔都喜欢不起来。

“嗯,我知道了,今天谢谢宁姐姐陪我来这里。”想到那声姐姐的称呼夏京墨不由的羞红了脸。

宁湛听到这声称呼高兴的不得了,垂眸看着面前低着头羞羞怯怯的小郎,恨不得抱在怀里好好的揉搓一番,“跟我客气什么,以后有事尽管来找宁姐姐。”

……

楼外年轻人相处的的正融洽,楼里的两位长辈气氛却有些紧张。

待屋里的人都离开后夏清若从内室走出来,忽略此刻面上明显的恼怒当真也算一幅温馨的美人掀帘图。

“我不知你们姨侄到底想干什么,为何总是纠缠我们父子,但你们不能打墨儿的主意,不然我就算拼了这条命也不会放过你们。”美人常年苍白的脸因气恼染上淡淡艳色。

贺明庭原本还因为得知夏清若的身份而兴奋的心情被这声责问冲淡了一些。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后来,他成了御用奶妈》《第五形态》《张哥研小王》《1908大军阀》《千仞雪怀中签到,成为斗罗大反派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74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