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第一时间更新《侧妃要上天》最新章节。

春雨来得急,但又好像已经预告了有一会儿。

从宫里出来的时候,天色就阴沉沉的。

压的人透不过气。

云染才一只脚踏出马车,细细密密的雨滴就落了下来。

底下人还没来得及撑伞,只才感觉到手背上的湿润,她就见眼前暗了一瞬。

她偏头,看着身边的男人抬起手,遮在她的头顶。

宽大的袖子垂下来,恰好挡在了她的眼前。

傅泽目不斜视的,仿佛只是随意的一个动作。

倒是云染抿了抿嘴唇。

心情复杂。

非常复杂。

她甚至不知道一会儿到底该如何面对这个男人……

清影已经撑了伞走过来,只不过,他一个人撑两把有些力不从心,自然而然的递给了小桃一把。

一左一右,他们各自站在自己主子的侧后方。

傅泽收回手,偏头看了一眼云染。

“走吧。”

这处地方云染并未来过。

或者说,这条街她都是第一次踏足。

守在门口的侍卫见着来人,抱拳请安,随后推开大门。

大门仿佛有些年头没有修缮过了,推开的时候,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更显得这里僻静。

往里走,绕过前院,傅泽的脚步停在一道月亮门前。

再往前就是一个独立的小院了,正面前就是一间坐北朝南的房子。

攥紧了手中的帕子,云染的心跳愈渐加快。

她想看屋子里的人,又怕看到屋子里的人。

心里仿佛有成千上百只蚂蚁爬过。

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人可以紧张到这种程度。

屋里的人,到底是谁?

真的是路遥吗?

傅泽也没急着过去推门,只侧身打量着云染的神情。

她看起来好像很平静,可她微微抿成一线的嘴唇还是有几分“出卖”了她。

扬了一下下巴,他低声开口,“去看看?”

云染与他对视,扯出一个淡淡的笑,“是。”

抬腿,她向前走了几步。

离开了小桃撑着的伞,她站在屋檐下。

手指搭在门栓处,她才想推门,就听到了屋内几声清脆的声响。

像……刀剑相向的声音。

不止她听到了,其他人也听到了。

见傅泽的脸色一沉,清影直接将伞塞到身后的侍卫手里,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挡在云染身前,他踹开门。

门开,屋内的场景让一众人都沉默了一瞬。

连屋内的人也静了下来。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