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我要读小说】地址:woyaodu.com

过了会儿,屏风外传来寒酥的声音:“主人,大家都在问您的消息。”

“大家”指的是在红鸾殿工作的红郎红娘们,都是景颐的手下。他们已听闻婚礼上发生的事,眼下见一夜未归的上司终于归来,却悄无声息地扎进浴池,谁能不在意。

“就说我没事,婚礼作废,隐元星君不再是我红鸾殿的姑爷。”景颐道,又吩咐寒酥,“你回头去吞云宫,管扶光帝君要回我的雪魄珠吧。”

寒酥应下,又说:“主人,崤山君和夫人那边……”

景颐叹气,是啊,爹娘还有哥哥肯定已知晓婚礼上的事了,这会儿约摸在赶来红鸾殿的路上吧。

主仆二人正说这事,就有仙婢来告知:“景郡主,崤山君夫妇和景阮大人来了。”

景颐的心顿时提起来,她儿时没同爹娘在一起,后来归家,便总觉得无法像哥哥和爹娘间那样亲。后面她一意孤行要嫁姬宇沛,更是总和家人争执,不欢而散。如今自己撞了南墙,还被姬宇沛羞辱,连累景家成为谈资,爹娘哥哥怕是待会儿见面就要骂她了。

就这样,景颐惴惴不安地拾掇好自己,去正殿迎接到来的家人。

当场就看见,自己的娘朝自己扑了过来。

景颐已经做好被劈头盖脸奚落的准备了,万万没想到,娘紧紧搂住自己,接着是带着点哭腔的呼声:“我的岁岁,怎么受这样的磋磨!”

景颐愣住。

崤山君也满脸的疼惜和愤怒,道:“姬宇沛优柔寡断,还自以为是,什么东西,也敢欺负我女儿!”

崤山君夫人转过头就朝崤山君道:“我这就回雪族,让父君和兄长将姬宇沛拿过来,给岁岁道歉赔罪!就算他是兄长的儿子,姬家也得给咱们个说法!”

崤山君摇头沉声道:“我那岳丈和舅兄是什么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早说过他们打心底里不尊重岁岁,又能给我们什么说法。”

“那岁岁就白受委屈了吗?就算姬宇沛对岁岁有恩,这么些年咱们也早就还清了!”崤山君夫人激动道。

哥哥景阮开口,打断爹娘的对话:“景颐昨天不是说婚礼作废,不要姬宇沛了吗?她看来是改主意了,听景颐怎么说。”

景阮的话,把陷入在纷杂思绪里的景颐唤回来。其实方才,景颐忍不住想了很多。预料中的责骂没有到来,反是家人对她的心疼护短,景颐不禁眼眶湿润,心里涌上浓浓愧疚。

她又想到原书的剧情,其实书里爹娘哥哥也想为她讨回公道来着,可她觉得自己搞砸的事就该自己收拾,亦不想家人被自己连累,便狠心跟他们闹崩,自己去面对姬宇沛窈莲。导致最后自己身败名裂时,爹娘都来不及救她。

若是书里的自己,能放心地依靠家人,选择和他们共同面对,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景颐,跟你说话呢,你怎么想的?”景阮又问。

景颐咽了口喉间的酸意,说:“我以前太天真,责任心又太强,总觉得自己的事就是自己的事,非要搭上所有去强求,是我错了。”

崤山君夫人一惊,愕然看着景颐。崤山君和景阮也感到诧异,眼神变化。

被三人的视线紧紧锁住,景颐眼眶更红,“你们极力反对我嫁给姬宇沛,我抱怨过,抗议过,还有哥哥你,我还在你的酒苑当着楚娴和一群客人的面,同你发脾气。如今我想明白了,是我不对,我不会再和之前一样了。姬宇沛,我也不要了,我还要跟他讨一笔债!”

没想到一贯执拗、总过于在意原则的岁岁,会说出这种话,崤山君和夫人都有那么片刻,感到一阵恍惚。

崤山君夫人心酸地想,一定是那姬宇沛和莲儿,给他家岁岁造成的打击太大,岁岁才会忽然这般痛苦地梦醒。这样想着,崤山君夫人更怨恨自己哥哥一家了,上梁不正下梁歪,姬宇沛的种种言行习惯,怕都是受了自己哥哥嫂子的耳濡目染吧!

崤山君则在短暂的怔愣后,无比欣慰,仿若年轻了一百岁:“好,这才是我的女儿,想明白就好,以前的糊涂事过去便过去。岁岁你说,想怎样向姬宇沛讨债?”

崤山君夫人松开景颐,景颐揩掉眼角的泪痕,对家人道:“其实昨晚我离开隐元宫后,去拜见苍帝了。”

“扶光帝君?”崤山君夫人惊呼。

爹和哥哥也是没想到。

景颐道:“我就是去恳求他,把姬宇沛撤职。我是拿一个情报交换的,就是那个莲儿,她是九尾蛇族的公主窈莲。”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巨星闪耀时》《冥法仙门》【抖音热书】《我是大玩家》《我能提取熟练度

《女配觉醒后向BE说拜拜》转载请注明来源: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