曜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赶到那田蜘蛛山附近后天色已经昏暗,时雨晴在进山之前,为了以防万一,站在山路上掏出册子查了一下之前的记录。

确实是下弦五,从大王给的情报看,山的区域很大,诡异地划分了很多不同的区域,一片似乎是储藏食物的树林上吊着很多蛛丝球,那边最安全,还有三两片奇怪的空地,有一处从远处就能看到一栋高大的房子,和另一处相比,建筑的周围很空。

还有就是……

时雨晴边看边慢慢往前走,今晚的月光足够明亮,倒让她一时间没有注意脚下,得亏身后突然的拉力拽了一把,否则就要歪斜着一脚踩进旁边的水田里去了。

但是等她扭头看清帮忙的人,觉得自己说不定还是一脚踩进水田更好。

“谢、非常感谢……炭治郎。”时雨晴说着,脸上的苦涩更重了,“好巧,你们也来那田蜘蛛山杀鬼啊?哈哈……”

为什么……又是他们……不,这个遇见的频率不对劲吧?尤其是这家伙……看这次任务来这么多人,自己是不是太多余了。

灶门炭治郎皱着眉,面色担忧地看着她,微微颔首后回答道:“是的,看来时雨小姐也是……走路的时候还是注意脚下会比较好。”

“哈哈哈哈哈又是你啊!正好!”嘴平伊之助还记着昨天晚上被打晕的事,飞快跳到灶门炭治郎前面,站在了时雨晴面前,“等我解决掉这里的鬼!我们再接着比试!休想再耍赖了!晴!”

灶门炭治郎听到对方称呼上的问题,惊愕地瞪大双眼,“伊之助!?”

“无所谓怎么喊啦,喊我名字也行,反正巧遇那么多次,早就是熟人了,我对敬称没那么认真。”时雨晴无所谓地挥了挥手,向灶门炭治郎笑了笑,而后转头对嘴平伊之助说;“不过这次的任务没那么简单哦,你们说不定会死。”

嘴平伊之助大手一挥,气势豪迈地喊道:“谁会怕啊!敌人却强越好!之前和我战斗的鬼全都太弱了,我还嫌他们不够强呢!”

“会死?!!!——”

我妻善逸听到这个词,瞬间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缩到灶门炭治郎身后,抓紧了他的羽织,“你看!连时雨前辈都说这个任务很危险!要不我们还是别去了吧炭治郎……时雨前辈那么厉害,应该一个人就可以搞定的,我们快离开这吧,前面那座山看起来就很危险!更别说里面的鬼了!”

说话间,他头顶的麻雀都要被他发抖的频率抖下来。

恶鬼所在的山脉当前,周围任何的事情都没办法让他从这种害怕的情绪里出来,我妻善逸的脑子已经幻想到自己会被鬼怎么悲惨地吃掉的阶段了。

灶门炭治郎无奈地看了一眼我妻善逸,扭头对时雨晴询问道:“时雨小姐是有什么消息吗?”

她点点头,将册子翻转给他们三人看,指着上面的内容解释道:“一年多以前这里就被大王巡查到里面有一只下弦鬼了,位阶是五,具体的能力暂且不知,但肯定和蜘蛛有关,里面有几片区域出现了巨大的蛛丝茧,有几次还出现了挂着的尸骸。”

灶门炭治郎认真地查看着,我妻善逸在听时雨晴说话时,脸色已经变得惨白,整个人已经抖成筛子了。

而嘴平伊之助扫了一眼后,就非常大声地说自己看不懂了。

“上面写的什么啊?!字也太多了点!”

时雨晴疑惑地和灶门炭治郎对视,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这里不是所有人都在幼年就读书识字,而且自己写的也是一堆汉字,估计在他们眼里也是不成句的意思,连忙合上册子尴尬地干咳一声。

“抱歉,上面是按我自己的习惯写的草稿,你们看不懂才正常。”她赶紧解释了一句,暗自庆幸自己没写日语。

抛开莫名的语言通顺,论日语认读书写能力,说不定她也不比他们强……自学能够认识书面常用语就差不多了。

勉强看懂一部分的灶门炭治郎也尴尬地笑了笑,道:“不,其实还是知道一些意思……”

话还没说完,一个缓慢爬行的人影出现在了前方进山的路上,那人穿着鬼杀队的队服,似乎受了严重的伤,行动艰难而迟缓。

灶门炭治郎目光一凝,瞬间抛开其他人跑上前去,蹲在他面前对他伸出手,问道:“你没事吧?!”

看到有人过来,他神色惊恐,带着强烈的求助目光僵硬地朝着他们伸出手,极力向来人发出求救声:“救、救救我……好不容易出来了……我,我不想再——”

这时候,空气里传来一声奇怪的拉锁声,时雨晴眼神一定,借着姣好的月光瞬间发现了连接缠绕在那人身上各处的正在飞速收紧的丝线,刀刃迅速出鞘,丝线被斩断时像是被一抹异色光华抹去而垂落下来。

“果然是蛛丝……手感很坚韧,缠绕在身上没能挣脱的话,就会像是傀儡人一样任由摆布了。”时雨晴说着,背对着他们扭了扭手腕,视线望进林中,“树林适合布网,里面应该也有不少蜘蛛,就是不知道哪些是鬼的血鬼术创造的。”

灶门炭治郎抬头看向她,有些讶异刚才的那道斩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大唐:长乐请自重,我是你姐夫》《霍格沃茨:我是哈利大表哥》《我有一个剑仙娘子》《军营小食堂》《谁让他修仙的!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穿成年代文男主的小后妈[六零]

桃花锤子
一觉醒来,陆浓不仅结了婚,还有了一个十六岁的继子和一个二岁的亲儿子。老公三十六,身居高位,忙于事业,和陆浓年龄差达十四岁之多。这还不算,原来她穿进了一本年代文里,成了男主体弱多病的早死小后妈,在书里是个背景板的存在。陆浓:……早死是不可能早死的,先苟好小命再说。甲鱼汤、桂圆莲子鸡汤、银耳莲子枸杞汤、灵芝乌鸡汤……陆浓忙着给自己养生保命,没想到补着补着男主和男主他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男主:看来我
其他全本66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世上还有这种好事儿?

三日成晶
陆孟穿成长孙鹿梦之后,发现她是一本狗血虐文之中的女主角。书中长孙鹿梦这个角色,被各路人马轮番虐身虐心,连路边的狗都专门挑她一个人咬,到大结局终于感动了上苍和男主角,病骨支离英年早逝。书中有一句经典台词,女主到死之前都在颤巍巍的跟男主说:“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在意我?”穿越后,男主角在成婚第一天就对陆孟说:“这府中金银你可以随意取用,我能保你一世荣华安逸,只要你听话,不要妄图去贪图不属于你的东西
其他连载16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