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日,丹阳城内都在传城内有鬼魂作祟,青箫阁的婉灵姑娘便是死在鬼魂之下。流言愈演愈烈,很快就有人说在夜晚见到了牛头人身的黑影,也有人说鬼魂是个无头女鬼,所以才会想抢了婉灵姑娘的头。

不管流言是什么吧,这几日丹阳的百姓,晚上都不敢出门了,生怕碰到那个索命的鬼魂。

使臣还在,城内就这个样子,好脾气的离晋国君都发了好大一场脾气。王后为了扭转气氛,安抚城内百姓,又办了场宴会。

为了让百姓看到确实无事,宴会在宽阔的曲江江畔举办。

今日的曲江晴空万里,澄澈如碧,的确是个举办宴会的好地方。

江畔九曲游廊串联,廊上遍置鲜花。参与宴会的世家公子女郎们,可以随手采撷自己喜爱之花簪于头发衣衫,也可赠与佳人。累了便可前往每隔一段便有的亭阁休憩。亭阁内放了小食美酒,并有侍女从旁侍候。

今日来的人不少,远远看去,鲜花走廊上,盛装的俊雅郎君们携美同游,很是让人心怡。

为了展现亲民气度,今日国君左项也参与了宴会,此刻他正坐在中间的亭阁内与白泽说着话。

左项笑得很是和善,对着白泽问道:“白二公子身子如何了?”

白泽摸了摸伤口,脸上也挂上了淡淡地笑意:“多谢国君关心。时好时坏,伤口总是发痒。”

左项叹了口气,说道:“我与你兄乃是忘年至交,你来我这里,遭了这难,我真不知如何向你兄长解释。”

白泽也笑着答:“是我太过大意着了宵小的道,与国君何关。”

他这话说的巧妙,但是左项似乎没有听懂其中的暗讽一般,脸色不变仍旧笑得慈祥。他像看着自家子侄一般,温声说道:“总归是我有负盈贤弟。我已经安排大相师来负责查办此案,相师能力卓绝,定能将其中缘由查个水落石出。”

顾惜就站在离晋国君后面,神色淡淡地冲着白泽点了点头。

几人坐了会,白泽便以观赏山水为由离开了亭阁。

阿涂今日也被邀请而来。因着白泽被叫去和国君聊天,她便一个人带着碧桃随意地在花廊上溜达。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种类的花,一时被吸引了去。碧桃到底是在大家族长大,对于奇珍花卉也都认识的七七八八,边走碧桃边阿涂讲都是什么花,阿涂也听得津津有味,并不觉得无聊。

两人正对着一个碗口大的不尽夏数到底多少颜色时,旁边一声嗤笑传来。

阿涂抬头看去,是个熟悉的面孔,向氏阿姣,她身后围着的一圈贵女也是上次雅集见过的那些女郎。

阿姣嗤笑着说道:“听说女郎来自苗疆,我本不信,不过见你这般没见识的样子。看来传言也不虚啊。”

阿涂虽不怎么提自己来自苗寨,但是也并未隐瞒,对方有心探查,知晓这些也不难。

知道对方来者不善,阿涂也不欲理她,转身便准备带着碧桃准备离开。

对方见她想离开,并不甘心就此作罢,立刻大声说道:“都说苗女善蛊惑人心,原以为是夸大之词。没想到果真如此,蛊惑了二公子还不够,还要蛊惑了风林家主。”

阿涂顿住脚步,担心给风林隐再添麻烦,她少不得应付一番:“我为二公子幕僚,凭的是观天之能。与风林家主也只是因缘际会相识,君子之交,何谈蛊惑?”

上次阿姣已经领教过阿涂的口舌之利,此时被反击,也算早有准备。她嗤笑道:“仅为幕僚,便让二公子为了你责备了外祖家的表妹?君子之交便让风林家主为了你毁了崔氏?你骗骗别人便罢了,想骗我?做梦!凭你低贱出身,居然妄想登高堂,嫁龙章凤姿之士,入世家豪阀之门?简直自不量力,可笑至极!”

白泽责备外祖家表妹?阿涂努力回忆,司马府春日宴上似乎白泽是为了自己责备了一个女郎。可是远在南川之事,怎么阿姣这个深闺女郎这么清楚?风林隐为了自己灭了崔氏,又从何谈起?

阿涂仔细思索着阿姣的言语,并没有说话。

看阿涂不说话,阿姣本欲乘胜追击。刚要再羞辱她几句,便听到后面传来一个娇俏的声音:“如今世家子女管教也太不像话了,一个贵女满口污言,像什么样子?凭着断章取义,便随意栽赃。自家出那么个畜生外甥,祸害那么多人,却把畜生母亲接回家。大伯母你道是为了什么?”

一旁的贵妇人搭腔道:“为何?”

女郎朗声说:“自是为了贪图人家家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我说,崔家灭的那么样快,说不定是谁在背后捣鬼呢?说不定便是那些拿了人家钱财,给人家当马前卒的某些人。”

阿姣听着这一番指桑骂槐,气的憋红了脸,却不敢发作。只因说话的风林隐的亲堂妹风林沅,旁边的贵妇人更是风林家主的母亲,王上的堂妹,端阳郡主。

近日,风林家的人似乎专门与向府之人作对似的,每次遇到都会被她们讥讽一番。而向氏的人在交锋中,从未赢过。

待阿姣气得带着众女转身离去之后,阿涂上前行了一礼,道:“多谢夫人,女郎帮忙解围。”

风林沅赶紧伸手搀扶,笑着说:”阿涂姐姐不必多礼。“

阿涂继续问道:“我有一事不解,夫人可为我解惑?”

端阳郡主:“你说。”

阿涂:“请问夫人和女郎为何帮我?“

端阳郡主笑吟吟的望着阿涂:”因为讨厌向氏的人,也因为你是我儿心悦之人。“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第一时间更新《折明月》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和男主同归于尽后

画七
奇幻预收薛妤少时身份尊贵,是邺都捧在掌心的小公主,后来,她在六界审判台诸多死囚中,一眼挑中了奄奄一息,全身仙骨被剔除的松珩。谁也想不到,那位被小公主随手一指,手脚筋齐断,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少年,后面能咬着牙,吞着血,凭借着手中的剑,一步步往上爬,王侯、道君、宗主,直至登顶仙界君主之位。薛妤总认为,人心就算是块石头,也能捂热。她数千年如一日地捂着松珩这块石头,结果没等到他半点温情,反而等来了他带兵踏平
其他连载99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
替代品

替代品

半截白菜
人人都说闻家小叔闻敛是退而求其次才选择夏言的。毕竟她有那么一个优秀耀眼的姐姐。夏言却成了闻敛退而求其次的替代品。而在一起这一年又一年。夏言在闻敛身上求不到永久的爱,等不到他低头。于是设计了一场惊天逃亡。2年后,闻敛摇下车窗,看到一个蹒跚学步的男孩。眉眼宛如从他脸上印出来似的。他让保镖拦住那踩着高跟鞋,穿着旗袍的女人。咬牙逼问:“谁的?”夏言轻笑,眉眼温柔疏离:“我儿子,他姓夏。”他姓夏。夏言往前走
其他连载53万字
带枪出巡

带枪出巡

欲晓
男男现代正剧年下受腹黑攻【严楚x姜词】【双性生子产乳】1V1大概就是一个身为特警队长一直告诉自己我要矜持我得端着不行我不能沦落的双性冰山受被他家“小警员”捅到边哭边发浪一次又一次被干大肚子操到奶水四溢的故事。
其他全本2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