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第一时间更新《萩原研二的瞬息全宇宙》最新章节。

我尽力了。他说。玛尔戈的反抗十分剧烈。她拒绝坦白,并且拼命抵抗。

我不相信——不相信。苏格兰,我以为以你的身手,制服一名未成年的少女,既不要她死亡又不要她逃跑,不该是难事。帷幕后苍老的声音不急不缓地传了出来,身影投射在前方。

这样说有些残忍,不过我个人判断她没有什么可再利用的价值了。赤井秀一远在美国,这回事我们都清楚。

下次不要擅自做判断。

是,我对自己的失误深感抱歉……作为弥补,我向您带来了她的电脑。

需要我现在给您看吗?

帷幕后的身影一动不动,过了许久才抬起一只手,摆了摆:不必了,你带回去吧。

boss依旧对我戒备万分。不肯让我近身,甚至连东西也要我一并带走,是生怕它留下来就炸了吗?诸伏景光想。这倒是可以想见的,即便我暂时地消除了身上的嫌疑,又全部转嫁她人……也依旧不够。他已经太年老,对世界上的一切都恐惧万分,并认为一切人都是他的假想敌,会终结他过分长的寿命。这是自然的。人许久不死,天然地就成了自然法则的敌人。

真是可惜。假如他放松警惕,愿意让我掀起那碍事的帘子,我并不介意上前扼住他的咽喉。

这里的气氛,对于任何人来说也太压抑了。黑头发的年轻男人带上兜帽,没有声音地就离开了。

大约半小时后,他出现在另一处安全屋里。

回来了?房间里的女孩脚一蹬地,转椅下的轮子滚动,她一张鲜活的脸就这么出现了。但当她看清来人后,却有一瞬的晃神。不要误会,并不是来的人不对。并且迄今为止,所有会易容的人要么是她老师(贝姐),要么是她同事(有希子何尝不是同行),要么是她下属(快斗,但她单方面认领)——真是稳定的职场关系啊——进门后最坏的行为也就是上来踢她的屁股。

来人的确是诸伏景光本人没错。

但他的脸上浮现出了一种复杂的压抑、孤独,与——可以说吗——惶然。不过这点忐忑很快就消逝了,快得像错觉。

“拆到哪了?”

“……拆了还没有十分之一呢。碎钻太多了。”

“辛苦了。”诸伏景光走过来,娴熟地摸了摸狗头,“等拆到大件就快了。”

“嗯嗯。”绘里香忽然一蹬地,转椅又向前去。她把手里的项链部分和螺丝刀放回桌上才灵巧地滑回来:“嗯……其实我想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打电话。你懂的。”她比了个6往耳边晃了晃。

我知道他在想我了。

听见此话,诸伏景光顿时感觉心中既温热又柔软。在这样危险的世界里,他亲眼目睹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和人之间却能维系起如此脆弱的联系,会顿时感觉到人类的意志是强大又广阔的。虽然组织中总有人调侃干邑和玛尔戈是父女,或者说的更低劣的也有,这些他不去想——但照诸伏景光本人来看,他只觉得这是亲昵的兄妹,偶尔会变形成姐弟。

非要计较,自己姑且也算个伊达家名誉长子吧。一个人凭什么不能既是有妹妹的长子又是有哥哥的幼弟!()

或许是他的表情太宽容太慈悲,简直在发圣光,绘里香觉得诶呀眼睛好痛,什么玩意这么刺眼呢,连忙补充:“因为我最近老打喷嚏,碎钻都崩飞几颗。我估计老板天天闲的没事干就想我,你快给他打个电话叫他别想了。”

“……还是被雨淋的吧。”诸伏景光反倒担忧地蹲下来,“即便最后是靠金丝嫁衣来控制遗体,但晚上的雨你也确确实实的淋了……要不还是去床上躺着?天黑了就睡觉吧。这些钻石不拆也可以,我们不需要它充做路费。”

“我知道。但是这是我自己想做的。”

绘里香十分坚持,诸伏景光也不能再说什么。晚上他们在客厅吃茶泡饭,诸伏景光去将卧室的窗户打开透气,风将余雨的气味吹进来,新鲜又冰冷。扭头一看绘里香将饭里的梅子挑出去往里加草莓,顿时眼前一黑,决心勒令绘里香给饭道歉,给梅子道歉,给草莓道歉。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天才一秒记住【我要读小说】地址:woyaodu.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春莺啭

春莺啭

海青拿天鹅
姚馥之出身士族大家,自幼习得出神入化的医术,在大漠偶遇左将军顾昀。顾昀出身京城勋贵顾氏,是开朝以来最年轻的列侯,与另一位闻名天下的美男子谢臻并称“东洲明珠西京玉”。朝廷征讨犯边的西羯,主帅病倒,顾昀听说附近的涂邑有良医,亲自赶往请医,却与年轻的女神医姚馥之刚见面就闹得不愉快。顾昀对姚馥之猜疑防备,却在相处中对她暗生钦慕。二人彼此暗生好感,却因故不得不分别,不久各自回京。姚馥之儿时青梅竹马的玩伴谢臻
言情连载51万字
将进酒

将进酒

唐酒卿
【有修改提示皆是在解锁中】浪荡败类纨绔攻vs睚眦必报美人受。恶狗对疯犬。中博六州被拱手让于外敌,沈泽川受押入京,沦为人人痛打的落水狗。萧驰野闻着味来,不叫别人动手,自己将沈泽川一脚踹成了病秧子,谁知这病秧子回头一口,咬得他鲜血淋漓。两个人从此结下了大梁子,见面必撕咬。“命运要我一生都守在这里,可这并非是我抉择的那一条路。黄沙淹没了我的手足,我不想再臣服于虚无的命。圣旨救不了我的兵,朝廷喂不饱我的马
言情全本163万字
醉花阴

醉花阴

不知去向
她本是侯府嫡女,却因错付痴心而被人愚弄。一朝重生,她改头换面,誓要将一切都夺回来!面对优柔寡断的父亲,面对白莲花庶妹,还有那处处想要了她性命的姨娘……最终,她算计着让他入赘侯府。只是当大仇得报——“如今我的仇恨已清,公子日后与我便可各奔前程。”男人冷眸微眯。“怎么,仇报完了就要把我扔到一边?夫人,这一次该轮到我赖着你了!”
言情连载161万字
穿成炮灰明星后我爆红了

穿成炮灰明星后我爆红了

惗肆
原主有着一张逆天神颜,明明可以靠脸制霸娱乐圈,却因为轻信无脑经纪人的怂恿,参加了某场特殊‘酒局’,惨遭毁容、直接断送星途。炮灰十八线,出场仅三章,简直是把‘惨’字刻在了脑门上。影帝纪厘一朝穿书,当场手撕破烂人设,他审视着镜子里的容貌——好端端的,走什么旁门左道?有了这张脸,靠自己搞事业不香吗?香。—纪厘一心只想走事业线,走着走着就发现自己居然‘直觉逆天’——拿到‘电影剧本男三片段’,觉得能红;拿到
言情全本145万字
尘满星河

尘满星河

白昼里的夜
骆尘这辈子最感激的人就是他兄弟,秦叶。要不是秦叶撩妹,他怎么能遇到这么好的小姑娘呢?小姑娘在黑夜的笼罩下微笑着,手捧一个礼盒。周围灯火喧嚣,那一眼望去,小姑娘满眼都是他,不染一丝人间烟火。他更希望,小姑娘不仅满眼是他,满心...
言情全本8万字
深陷

深陷

程与京
丛京从小于沈家长大。沈家人人都对她很好,唯独那个斯文优异的沈家哥哥。沈知聿对外温柔礼貌,为人冷静自持,独当一面,是圈内名声最好的公子哥。然而只有丛京知道他的真正面孔。男人温柔摘下眼镜,视线慢条斯理锁定她:“阿京要叫我什么?”听到他的声音,丛京背脊下意识僵直,手心都出了汗。丛京跟了沈知聿快两年。守着他们心知肚明的地下关系,最终不愿再做菟丝花,顶着压力和他提了分手。当时沈知聿只坐着,指间掐着烟,眼皮都
言情全本5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