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我黑眼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要读小说woyaod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商国那个世子被人砍了头颅这件顿时在霞帔镇闹了起来,说是被那个十七公主给砍的,而且此时的杀人凶手就在等下楼,但那世子的护卫愣是没一个人敢进入要人的,跟神奇的是,那些道士也没有插手这件事。

但当人知道秦国的剑凌王在这个客栈的时候,这件事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这神霄阁莫不是怕了剑凌王的身份不成?”

这时最多人猜测,但迟迟没有得到神霄阁阁那边给出的答案。

此时的登仙楼,少了很多客人,现在只剩下郝忈一行人住宿,这让客栈的管事忧愁得很啊。

商国那些人在客栈在蹲守着,似乎是在等神霄阁一个答复,或者说是在等神霄阁的人对郝忈发难,他们还期盼着那个郝忈一时冲动闹死是事来就更好了。

而郝忈这两天,天天在客栈的一楼和几个手下胡吃海喝,女儿还让这里的漂亮迎娘去别处打包别的美食回来,像没事人一般。

终于,在第三天,登仙楼的管事盼星星盼月亮的盼来了救星,神霄阁来人了,来得还是那两位,赵小师叔和赵仙子。

他们一道来,那个管事就举着脸说道:“道长,这,这,这小的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嗯,没你的事。”赵溪泠让他退下,便带着赵素浅走进客栈,朝着郝忈那边走去。

“哟,赵溪泠,好久不见,要不要喝两杯。”郝忈坐着,一只脚搭在凳子,一副十分地痞的模样。而此时他的那些手下,已经很识趣的站到了一旁,等候着郝忈的吩咐。

“你这幅模样可一点也不像一个王爷。”赵溪泠不紧不慢的走过去,脸上也看不出喜怒。

“哟,旁边的这位道姑,哦,不,这位仙子想必就是神霄阁的赵素浅赵仙子了吧,美人榜第六,果然不假。”郝忈眼睛瞪大,一副甚是欣赏的模样。

“正是贫道,见过郝公子。”赵素浅微微对着郝忈行礼,脸上也没有看见心上人的那种红晕的激动。

“来来来,坐,坐。”郝忈邀客坐下。

赵溪泠两人没有谦让也没有急着说正事,坦然落座。

但落座之后,三人都没有说话,郝忈就这么看着他们,喝着酒,掰着花生。

客栈里顿时安静下来,这让客栈的管事迎娘和小二,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门口之外的那些围观群众都被驻守的道士给支开好远,看不清里面的情况,更加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倒是在猜测着这神霄阁打算怎么处理一件事。

过了许久,赵溪泠终于开口说道:“这事是怎么回事?”

“啊?什么事?”郝忈疑惑了。“这么久不久,就来这句问候?”

“你是不是以为我们神霄阁不会把你怎么样。”赵溪泠冷声说道。

“当然不是,虽然这里是一个不法之地,嗯~这么好像不对,应该是一个不归朝廷管辖的地方,但郝某还是挺相信这里的规矩的,也相信这里按规矩办事的人。”郝忈无辜的说道。“可你们总得给我个理由吧,我是坏了什么规矩了吗?难道是那天晚上我带着人飞上高天俯瞰了一下霞帔镇就犯错了?”

听着装傻充愣的话,赵溪泠压着心中的怒火,淡淡的说道:“人是不是你杀的?”

“啊?杀人?你看我都叫郝忈了,怎么可能杀人呢?”郝忈一脸茫然的说道。

赵溪泠额头青筋暴起又平复,可眼前桌子上的杯子却化成了粉末。郝忈看着这一切,嘴角微微勾起。

“我不想跟你废话,杀人犯交出来。”

“杀人犯?哇,你说的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无头尸体的事啊。”郝忈恍然大悟的说道。“外面的人都说是我私藏了杀人犯,可不我冤的啊,都把我堵在客栈里,出都出不去,要是在我的领地,我一剑就把他们全砍了,哪里会这么窝囊,这不是老实的遵守你们的规矩吗。”郝忈解释着。

“杀人犯什么的,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收了一个人,夏国的十七公主,宫如烟,是她自己来找我的,而我来这里也正是为夏国余孽而来的,本来还想和你们交涉一下,谁知她自己来了,那我就收下了。难道她是杀人犯?”

“你说呢?”赵溪泠反问道。

“哎呀,我还是把她叫出来,对峙一下就知道了。”说着,郝忈就让人把宫如烟带来。

...

“你杀了人?”郝忈看着宫如烟说道。

宫如烟摇了摇头。

“你看。”郝忈看着赵溪泠。

“杀没杀人,等我带回去调查就知道了。”

“喂喂喂,赵溪泠,凡事要讲证据,他们说人是她杀的,就兴冲冲的跑来我这要人,难道你们是那些人的狗腿子?”郝忈冷声说道。

“说话注意点。”

“难道我说错了?不然你怎么不去抓那些人,能杀那个什么世子的人,也包括那些护卫吧。”不等赵溪泠说话,郝忈继续说道。“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杀得了一个大男人,还把一个人脑袋给砍了?那些手下就不值得怀疑的?这个世子早不死晚不死,偏偏我刚来到这里,他就死了?”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