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方!”

久,仿佛般,眼浓墨漆黑,伸见五指,张筝简直长叹。

断腿,路奔波磋磨忍痛接骨头磨平,每走咔咔响。

休息,张筝再次撑,艰难腿往走。

“嘭——”

知被什脚,狠狠四肢朝,灰头土

膝盖骨给磕坏,张筝痛龇牙咧嘴,摸黑撸裙裤,往膝盖摸,濡湿血腥,果真给摔破

尖锐明物体深深刺进肉咬牙抓住肉硬块,硬坚硬碎渣

惜实太黑,怎见究竟儿。

硬疙瘩,张筝索性跪始四处摸索,冰凉坚硬块状物体,短,形状各异,散落周围内,似乎踢倒塌

张筝越摸越惊,猜测堪堪冒头。

球状物体,张筝它抱窟窿,排平整略带弧度硬块,硌指腹锐疼。

像什呢?

张筝愣愣将它举与视线齐平位置,暗暗嘀咕,“……怎脑袋啊?”

刚刚撞散

明确答案钻,张筝忙撑身,深鞠躬,喃喃:“莫怪莫怪,冲撞您。”

太漆黑,重新拼凑完整

死者,张筝恭敬头骨摆堆骨头央,双合十拜两拜,随残腿继续赶路。

路,身细微窸窸窣窣声,咕噜滚声响。

黑暗东西,听声音却越近,张筝目光凛,顾腿半残,努力逃离此处。

东西移速度极快,刻钟便追张筝,反赶方。

“咚咚咚——”

张筝便将拦东西踹飞,摔连碰撞响声,似锣鼓喧,直叫乱。

张筝额头禁浸冷汗,跳咚咚,死沉黑暗,震耳欲聋。

敢停留,右腿刚,脚牵扯感。

东西死死咬裤腿,力气,竟让丝毫法扯坠千斤担。

寒栗牙齿磕碰声越接近,空旷悠悠荡荡,叫毛骨悚

掉脚鬼东西,张筝机立断,伸撕断裤脚。

刚碰衣服,及撕扯,剧痛掌传,赤红鲜血淋漓,咕噜冒,淌

鬼玩儿!血!

张筝吃痛,另握拳朝紧咬怪物使劲捶打

“咔嚓——”

它给打穿,直接漏洞,锋利骨头碎片将右血痕,隐隐冒血珠。

摆脱束缚,张筝顾血肉翻飞怖伤口,使速度逃走。

或许临绝境往往穷潜力,张筝硬身伤,将鬼东西远远甩边,再听见声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仙侠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择日飞升

择日飞升

宅猪
作为捕蛇者,许应一直老老实实勤恳本分,直到这一天,他捉到一条不一样的蛇……三月初一,神州大地,处处香火袅袅,守护着各个村落、乡镇、城郭、州郡的神像纷纷苏醒,享受黎民百姓的祭祀。然而,从这一天开始,天下已乱。本书又名《九九六修仙》《零零七也修真》《内卷》《卷到死》《谁TM也别想飞升》《好坑》《坑大坑深》《扶我起来》《三十五岁那年,我的福报来了》及《许大妖王现形记》等!
仙侠 连载 210万字
大道韶华

大道韶华

雾外江山
小熊弟,你太年轻了,你以为这天下十大高手都是谁?其实都是我!暗夜魔主,仙秦秦皇,太上道主,诡一终极,真光至圣,一气乾坤,大梵火神,元恒水神,青帝长生!他们真的都是我!桀桀桀!
仙侠 连载 39万字
天元仙记

天元仙记

陈若浊
仙侠 连载 382万字
问陆

问陆

一狐墨水
不问来处,但问归途。问陆?问路?陆姓师徒二人,问道于修行之路,于归家之路,于真我之路。饮下情与恨的酒,唱起剑与琴的歌,背叛与忠诚,家国与天下,善与恶,真与假,一切都是人生的修行。…
仙侠 连载 23万字
寂寞杏花红

寂寞杏花红

兰思思
“我想红杏儿出墙一回。”严佳说。“知道为什么叫红杏出墙吗”方振乾问。严佳摇头。“红杏是一种美丽而高贵的植物,所以有机会出墙。至于你嘛,”他的眼神充满了笑意,“充其量就是一枝喇叭花,恐怕怎么爬也爬不过墙头滴。”
仙侠 连载 23万字
遮天

遮天

辰东
冰冷与黑暗并存的宇宙深处,九具庞大的龙尸拉着一口青铜古棺,亘古长存。这是太空探测器在枯寂的宇宙中捕捉到的一幅极其震撼的画面。九龙拉棺,究竟是回到了上古,还...
仙侠 连载 736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