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我要读小说 www.woyaodu.com】,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幸如最近实在是太多糟心事了,被掌掴过许多次,没想到偷溜回到娘家,还要被哥哥打,怒火与委屈一上来,就近乎癫狂地大喊,“你自己没出息还要怪我?你若真宠我,为我着想,就该马上去侯府,为我争夺地位,李良晟算什么东西?我都没把他放在眼里,他竟然敢嫌弃我?你可知道那李齐容昨天晚上去了我屋中,对我一顿冷嘲热讽,你连自己的女人都没管好,容她像疯狗一样在我屋中乱吠,你若真帮我,就马上给她一封休书,休了她!”

    陈母听得此言,也甚是生气,“她还敢到你屋中乱吠?这疯狗,我就说得休了她,你哥哥偏不听,活像讨不到媳妇似的。”

    陈侍郎脑袋被两母女夹攻得脑袋都快炸开了,他欲哭无泪,“你们爱怎么做就怎么做,关于你的事情,我以后再也不会管。”

    “你不管就不管,横竖你也没管出什么来,弄丢了官儿还怪罪我,有你这么无赖的人吗?还说我不懂得感恩,那母亲养你多年,你懂得感恩了吗?你又不是她亲生的。”陈幸如怒气冲冲地道。

    陈母怔了一下,连忙呵斥,“闭嘴,不能胡说!”

    陈幸如忿忿地道:“我又不是胡说,这是事实。”

    陈侍郎惊疑地看着母亲,又看着陈幸如,再看看坐在一旁看书的父亲,他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书,看了过来,眸光有些复杂。

    “这到底怎么回事?”陈侍郎心头冰冷,他不是亲生的?

    难怪,母亲对他总不如对妹妹好,且自小,便严格要求他必须要爱惜妹妹,保护妹妹。

    难怪,她甚至都不为他前程着想。

    “你别听你妹妹胡说,她就是急糊涂了胡说八道的。”陈母连忙辩解道。

    “母亲,事到如今,为什么还瞒着他?他是窑姐生的,身份低贱,连陈瑾宁和陈靖廷都不如。”陈幸如尖酸刻薄地道。

    陈侍郎听了这句话,呆若木鸡。

    他是个读书人,虽说年少也偶到秦楼和知己谈论诗词,但是,在他看来,秦楼是个风雅之地,而窑子,则是藏污纳垢,肮脏污秽的地方。

    他竟然是窑姐生的?

    陈父怒道:“闭嘴,听听你这什么话?像个女孩子家说的话吗?什么窑姐?她是清白人家!”

    “谁进窑子之前都是清白人家!”陈母冷冰冰地道。

    陈侍郎吸了一口气,慢慢地转身走出去。

    眼前一阵阵的漆黑,他几乎晕倒在地上。

    这打击对他甚至比被皇上停职还更大。

    一个读书人,即便出身不高,也绝对是要清白人家。

    他知道自己应该继续追问下去,但是他真都没有勇气。

    他大概都能猜到,不外乎是窑姐生了他,丢了出去,父亲母亲抱着回去养了。

    父母对他有养育之恩,那他今日被妹妹害得丢官,也算是报答了他们。

    只是,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出身。

    出了院子,便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黑成一片,书童上前扶起他,他无力地道:“走,我要出去透透气!”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Enter]

陈瑾宁李良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我要读小说只为原作者重生霸道嫡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重生霸道嫡女并收藏陈瑾宁李良晟最新章节